米高户外音箱

米高户外音箱的博客

槐仙夜市的卖唱歌手,10元一首,从未放弃过唱歌的梦想


背着(拖着)音响

戴着麦克风,怀抱着乐器

晚上7点到凌晨1点左右(夏天有延长)

夜宵、烧烤、小酒吧、大排档....

他们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“夜市歌手”


点歌计费是按照每首多少钱算的

遇见兴致高的客人

有时候会一次点很多首

甚至会让他们伴奏,客人自己唱

小晨在槐仙夜市纵横驰骋多年

最近发现了一个最有实力的歌手!


         


1.晚上八点,白天忙于手工定制家具工作的裴常宾,一如往常带着吉他和歌谱,来到槐仙夜市大排档里。兼职 “夜市歌手”开始了。裴常宾是新乡封丘人,8岁时随父母来到济源,如今三十有余,济源话还不太熟练,我们是用普通话交流的。



2.第一次接触吉他是在10年前大学校园里的“吉他社团”,从此便爱上了这种指间挥舞。工作之后忙于生计,鲜少有机会拾起这份爱好,直到2013年的夏天,在南街夜市上偶遇一位专业唱大排档的歌手,他想“不能让音乐梦想搁置,或许我也可以试试”。



3.第一次去夜市弹唱,他准备了十多首曲子,反复练习,学着前辈们准备好点唱的“歌单”,标注“十元一首”。第一首歌是《老男孩》,他说原本以为没人听,当是练练手,但效果出乎意料,他从八点唱到凌晨两点,当晚收入240元,已经很满足了。



4.一开始在陌生人面前开口是很难为情的,但万事开头难,总是要迈出第一步,唱出第一句。从南街到商业城、周园路,再到槐仙夜市,他辗转济源各大夜市,丰富了“作战经验”,和夜市上的摊贩们也都混得可熟,用他的话说,“这一片,都是我的夜场!”



5.裴常宾会走到夜宵人群中去礼貌地问一句“您好,需要点一首歌吗?”大部分是食客点歌他弹唱,也有些食客要自己唱,唱完了食客会邀他坐下来喝两杯。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听过天南地北的故事,他说,夜市就是个小社会,在这里能感受到人情冷暖,理解生活。



6.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歌,歌里有大家的亲情、爱情和友情。有的人听着哭了,有的人听着笑了,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孩点了一首《铁窗泪》,还没唱完,她就嚎啕大哭,止都止不住,后来聊聊,对方年轻气盛犯了错刚从“里面”出来……



8. 他舞动着琴弦,弹唱着自己喜欢的歌曲,旁边一群喝得正酣的男女,听得还是很享受。除了10元一首外,有的食客还会给100-200元不等的小费,他说从2013年开始,最多一晚上将近1000元的收入,月入近一万,但是现在不行了,工作比较忙,唱的时间比较少。



9.连续唱了2个小时,有点口干舌燥,他抽空在旁边的摊位上接点热汤喝。我说夜市摊小老板们都称你为“夜市音乐家”,他腼腆地笑一笑说,“真是过誉了,其实我连歌手可能都算不着,只是因为热爱,觉得这也是一种‘街头文化’,想凭一己之力试着推一推”顾客用心听,我就用心唱。他说一个人的力量有限,希望更多热爱音乐的人加入进来。



10.“夜市歌手”在大城市很普遍,但在济源这样的六线城市,还属于小众化的行业,能理解的人并不多,一些异常的目光和尖锐的语言,会在乎吗?一开始肯定会的,但是夜市文化和卖唱歌手文化的形成非一朝一夕。



11. 如今在济源唱夜市大排档的人寥寥无几,外地歌手考虑到住宿生活的成本,一般两三月便离开了,还在继续唱着的,也就只有他了。夜深了,他打算收摊了,我问,你会继续唱下去吗?他顿了一下说,刚刚有食客问我,“你明天还会来吗”,我跟他说,我会再来的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46021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