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高户外音箱

米高户外音箱的博客

《天黑黑》: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


究竟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经历多少的困惑

才能够真正成熟起来 明白脚下的路是通向何方

或许我只适合活在我童梦的世界里




我认为,现在的歌手发展跟上世纪的歌手有点不一样。现在比较有名的年轻歌手,很多都是以扎实的唱功、符合大众口味且极具特色的唱法而深受大众的喜爱。而上个世纪末的流行歌手,许多都是依靠自身天生音色而且深厚的歌曲情感表现而受大家喜爱,像我们所熟知的张信哲、李克勤和我们今天所主要讲的孙燕姿,就是这一时代最典型的代表。

《天黑黑》这一首歌,在我的理解就是一个懵懂的少女离开家经历一系列的感情挫折后,孤独的质问世界想起小时候外婆所给她唱的歌。她发现,原来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,无论我现在多么的寂寞,我的家人永远会给我最体贴的问候。

以下,是我自己构想的故事。



你们有听说过什么叫“参商”吗?古书《左传》上有记载,参商指的是参星和商星,但两颗星从不相交,永远以平行的姿态,也就是有距离、有差别、不能相见。

小的时候,我常跟外婆在家门前的那一片空地,坐在小凳子上望着眼前的麦田。我闹嚷嚷的扯住外婆的衣服叫她讲我最喜欢的童话故事,最喜欢听的儿歌。外婆总是笑着满足我所有的要求。“天黑黑,欲落雨。天黑黑,黑黑......”这是一首闽南语的儿歌,那个时候我常问外婆,这是什么意思。她依然是像以往一样的和蔼,对我说:“无论在什么时候,你都不要忘记了外婆给你唱的那首歌噢”,尽管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我还是天真的答应了。

那一年的秋天,为了学习也为了梦想,我离开了那个我生长了多年的地方,来到了这座我魂牵梦萦的城市。临走之前,外婆看着我,摸着我的头跟我说“外面的世界很大,如果遇上了不开心的事记得要回家外婆等你.......”



来到这个城市,走过了许多路,见到了许多新鲜的事和有趣的灵魂,也遇上了那个值得我奋不顾身的你。

我不敢跟你袒露我的爱意,你也不知道我的心意。我们彼此就是仿佛曾经有过相交点,而又总差一点便扭转了方向,我们并非是互相平行的两条直线,而你总不知道,我也不想让你知道。

我知道,有时候两个人最亲密的距离或许就是来自朋友,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距离,而作为一个并非铁做,从不坚强的女生,我希望有一天,你会主动的对我说一声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我愿意为你奋不顾身的承担一切流言蜚语,所有的嬉笑怒骂。可是最后你还是没有迈出这一步,并且似乎与我保持着越来越远的距离。吉他弹唱音箱哪个好

一切都没有想象的那么好,我本以为这个城市所带给我的是所有的幸福和美丽的幻想。而事实并非如此,我在这个城市好累,似乎就是在处处碰壁。我不敢告诉大家,我的工作总因为我的粗心大意,我的笨拙而被弄得一团糟,我有一大堆的工作放在我的面前,而我不知从何做起,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大家满意。我的学习,因为我的不理解,我学的一团糟糕。每当父母打电话给我情况,我不敢告诉他们实情,我只能跟他们说“不要担心”尽管我知道,他们关心的从来只是我的身体和生活。我找不到一个可以陪我谈天谈地的闺蜜,以前的朋友,都因为梦想而流失于四方,我把所有心里话封锁在我内心的最深处。唯一想告诉的人,是你。

而你永远都不知道。



我知道,一段难得的情事最难不是坚持而是抽身放下。或许我真的应该离开这里了。

我走到我们相识的那个街头,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。突然想起了外婆给我唱的那首歌“天黑黑 欲落雨 天黑黑 黑黑.......”

或许这一刻我才明白,成人世界的道理我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才能摸个到底,毕竟我只是一个人,螳臂当车的又怎能对抗这整个时代的巨轮呢。

我在这个路口,流下了眼泪。

我现在好想回家去。



一个人四处流浪,被风吹来吹去,不知道会飘落在哪里。

回去吧,那是你心灵最安稳的地方。

“天黑黑 欲落雨 天黑黑 黑黑”

但愿以后的日子,我也能时刻记起这一首歌。

那首让我忘记成人世界所有复杂的歌。


推荐阅读:二手原装美国米高音箱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44849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