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高户外音箱

米高户外音箱的博客

《叶澜传 · 春分》



春分,

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四个节气。

太阳到达黄经0度。


(一)


1999年3月21日,春分,18时20分。


叶澜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林卓了。自从去年夏天林卓把生意做到了临省以后,他就开始两边跑,一个月在家的时间认真加起来都不到一周。


这次更夸张,刚过完年就离家,直到现在都没有空回来。电话也从原来的每天一通慢慢地减少到三天一通。按理,今天就是通电话的日子,叶澜一下班就往家里赶,守着电话机等林卓。


眼看快八点,电话还是没响,她饿得撑不住了,匆匆忙忙到厨房里煮面,几次听到电话铃声,跑出客厅才发现是自己的幻听。


魂不守舍地吃完了面,她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话机,按耐着要打电话给林卓的冲动。可是一想到他们上回的争吵,她拿起听筒的手又放了下来,随即收敛起心神打开电视。


电视里的光影在没开灯的屋子里明明灭灭,剧集里的痴男怨女无声的在哭天抢地,是的,无声,因为叶澜怕会听不到电话响而把电视静音了。


她枯坐着也没在看电视,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画面已经把她折磨得根本无暇顾及其他,画面里是林卓在抱着别的女人卿卿我我。


叶澜知道这样胡思乱想根本是自寻烦恼,可就是无法抑制地沉沦其中。她悲哀地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林卓嘴里的怨妇了。


那是在上回电话里,她一通咄咄逼人地质问下,林卓对她脱口而出的气话。乍一听到这个词,她觉得很荒谬,怎么能这么说她呢,她只是太想他了,才会胡言乱语的。


叶澜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孤独,她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,空空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,寂静中突显着机械地钟摆声。挂钟显示现在已经是九点了。


春分者,

阴阳相半也,

故昼夜均而寒暑平。


(二)


家里就剩叶澜一个人,婆婆在年初就回了北方老家,因为小儿子林越给她添了个孙子,喜得老太太合不拢嘴,不停地嚷着要回去抱孙子,天天在叶澜面前夸林越媳妇争气,生了他们林家的头孙,似乎已经忘了当初她和小儿媳妇相处的种种不愉快。


于是林卓和叶澜趁着年假把老太太送回了老家,并一起在北方过了年。北方的年节和南方有很大不同,叶澜只觉处处新奇。林家添孙,上上下下一片喜庆祥和,对她这个南方媳妇也极尽包容。


这是她第一次到林家,林卓带着她四处串门拜年,带着她去看他小时候的学校,带着她在雪地里打雪仗,两人好像又度了一次蜜月一样十分开心。


一切都那么美好,可总有美中不足,那就是叶澜会不时地听到别人问他俩怎么还不要孩子,还明里暗里地问需不需要帮忙介绍老中医。


其实她和林卓一直都没有刻意避孕,可是结婚两年了就是没有动静,叶澜也很无奈。婚前体检她和林卓都是没问题的,她想,没有孩子大概是缘分未到。


可是随着林越的儿子出生,叶澜不由紧张起来。林家很传统,林卓作为长子应该要有长孙来传继香火,婆婆为此对叶澜十分不满。


林卓虽然也说着不着急,可叶澜发现了他看着林越抱起儿子时,眼中自然流露出的艳羡。这让叶澜有点儿心虚,仿佛没能为林家生个头孙是她的错,但其实她也知道这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。


过完年回到家中,林卓开始忙碌,一走两个月未归,更让叶澜一天到晚心神不宁、捕风捉影,电话里时不时的口角也使得林卓不胜其烦,两人的感情岌岌可危。


天将小雨交春半,

谁见枝头花历乱。

纵目天涯,

浅黛春山处处纱。

焦人不过轻寒恼,

问卜怕听情未了。

许是今生,

误把前生草踏青。


(三)


铃铃铃~电话响了,叶澜飞也似的跑过来接起电话:“林卓……”


“澜儿~”听筒里传来陌生又熟悉的声音,不是林卓,林卓都是叫她澜澜。她认识的人里面叫她澜儿的只有……


“……赵建伟?”叶澜迟疑地叫出一个人的名字,那个曾经写满她日记本里的名字,那个填满了她整个青春的人。


“是我,我回来了,你过得还好吗?”

“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。”

“我过得好不好已经与你无关了。”


“澜儿……我知道你当初结婚是为了气我,你不应该用自己的婚姻来儿戏。”

“我的婚姻不是儿戏,我丈夫很爱我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……真的!”


“澜儿,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,你不用骗我,我回来是因为我已经不再是穷小子了,我可以娶你了。”

“你到现在还不明白?我们的结束不是因为你穷!”

“我知道,可你等了我那么多年,我都没能力给你一间婚房,我自己过不去这坎。”

“所以你就丢下我一声不吭的去美国?”


“我错了,这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,我爱你,我知道你也还爱我,澜儿。”

“我已经结婚了!”

“你离婚!你根本不爱他,嫁给我!”

“你疯了!”


叶澜啪地一下摔掉电话,抱着头蹲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,泪水仿佛压抑了太久太多,止也止不住。


日月阳阴两均天,

玄鸟不辞桃花寒。


(四)


窗外的春雨依旧连绵,每年的春天这个城市都是湿漉漉的,人也是湿漉漉的。那一年也是这个季节,与叶澜相恋多年的赵建伟不告而别,留下叶澜终日以泪洗面。


叶澜还记得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桃源谷。正值初春,整个山谷林花灿烂宛如仙境,赵建伟骑着自行车穿行在林间,后座上的叶澜笑得春光明媚。


“澜儿,我一定要买辆汽车来载你,你看你的白裙子都被泥水溅污了。”

“傻瓜,坐在汽车里怎么闻得到花香呢!”

“我还要买一所面海的房子来娶你,我们日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!”

“呵呵呵~那我要等到何年何月啊,今年我已经27岁了呀!”


赵建伟一个急刹单脚撑在地上把车子停下来,叶澜猛地一下撞在他背上,脸颊生疼。


“澜儿,对不起!”

“脸都肿了,你搞什么呢?”

“我是说对不起,让你等了我那么多年,我真没用!”

“傻瓜,我都不是这个意思,我想说的是……”


“我知道你不介意我一穷二白,我也知道你家里一直在催你结婚。”

“我真的不介意,我们可以一起慢慢努力。”

“对不起,澜儿,我不能让别人瞧不起。”

“谁会瞧不起你呢?”


“你的父母同事同学都会瞧我不起,还会连带着瞧不起你,你的条件那么好,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。”

“赵建伟!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想去美国,有个同乡介绍了一个劳务公司,他去三年回来就已经抵过我们在这里奋斗十年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要忘了你是G大的高材生,你是知识分子,竟然要去劳务输出!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?”


“我知道,那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不能再这样混体制了,不然一辈子也买不起房子。”

“你走了我怎么办?”

“澜儿……对不起。”

“……脸都撞肿了,对不起有用吗?”


赵建伟一把抱过叶澜,两人默默地拥在一起泪流满面。那天,他们坐在桃树下相拥着看桃花,花瓣洒满了他们一身,一直到分离,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个话题。


接着,他们就失去了联系,直到半年后叶澜才知道赵建伟已经去了美国。再过了半年,叶澜嫁给了林卓。


春分三候

一候,元鸟至;

二候,雷乃发声;

三候,始电。


(五)


叶澜哭累了,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,抱着抱枕发呆。她想到了林卓,也许,当初嫁给林卓真的是因为一时意气,可是一夜夫妻百日恩,两年来的日夜相对同声同气,一幕幕地温馨甜蜜历历在目。


无法否认,她已经慢慢地爱上了自己的丈夫。


想着想着她就睡着了,一声关门响把她吓醒了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看,林卓蹲在面前正用手探她的额头,外面天光大亮,一夜已经过去了。
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你还说,打电话回来都打不通,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!”

“……电话?”

“你看看你打完电话都不放好,还睡在沙发上,着凉怎么办,那么大的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,害得我连夜……”


叶澜伸手按低林卓的头,重重地在他唇边印了一吻,接着,鼻子一酸哭了。林卓莫名其妙地一边帮她抹着眼泪一边说:“你这是唱的哪出啊老婆大人?”


叶澜忽然就觉得天真的亮了,昨夜的迷惘彷徨一扫而去,她的婚姻真的不是儿戏。她望着林卓,非常慎重地说了一句话:“我爱你!老公。”


林卓的嘴角翘了起来,两只眼睛亮亮的,他贼贼地凑到叶澜的耳边轻轻说到:“那我们快点生个儿子好不好?”



-end-



续待完未

下集清明于4月4日更新





 推荐阅读:卖唱音箱

——长按二维码关注——

让小小音乐故事陪你度过漫长岁月





本文经作者同意首发【小小音乐故事】

其他平台转载请标明来源

欢迎转发朋友圈








cache
Processed in 0.130897 Second.